桔梗が咲き誇る

2018 06
05 ←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→ 07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 スポンサー広告 コメント(-)
戳你們啊戳你們。你們感動死我啦TAT。

娘子。
能看到你分辨率正常的圖真好(其實本來也不是特別長啦

=3=謝謝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歐歐閨女你早應該給我啦。在娘親這羞澀個毛啊哈哈哈哈哈哈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最後一份可重量級呢。妹子給俺的哀的同人。。快到我一篇課題報告的字數了
TAT。看的我牛肉滿面啊TAT


這麼重量級當然點開來看啦(你快滾。。。

如此般,溫暖
窗戶不知被誰打開了。
冬日凜冽的風毫不留情地掃蕩進室內,捲起那一張張滿載數據和圖表的白紙,將其密布于室內的各個角落。
“博士——”
躺在沙發上的小女孩聞聲睜開惺忪的睡眼,努力起身讓混沌的大腦清醒起來。些許凌亂的茶色髮絲襯托著一張紅潤的臉蛋,伴隨著半醒狀態的神情,女孩帶著一個與她表面年紀并不相稱的冷淡眼神,緩慢地走近窗臺,漠然的將隆隆的寒意隔離于室外。

轉身望著滿屋的狼藉,帶著依舊冷漠的眼神,哀無奈地開始彎腰撿散落在房間各處的數據紙張。
“真是的,這么多研究資料也不知道用文件夾存放一下。”
哀一邊抱怨一邊收拾,不知為何,額前的髮絲被汗水給浸潤了幾縷。逐漸感到體力不支的小哀就這樣跪坐在了地上,微微瞇縫起那雙清冽的雙眸,將頭靠在一側冰冷的墻面上。下意識地伸手扶了下額頭,手指上傳來的陣陣熱度讓哀意識到自己發起了高燒。
“好吧,看來今天沒去遊樂場是明智的。”
依舊冷漠,依舊是無所謂的態度,哀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撿起身邊最後一張紙,隨後將厚厚一沓數據放回了博士的工作臺上,并用大號的文件夾夾住。

有點頭暈,有點無力。
“大偵探,這次你可真害苦我了呢。”
帶著一絲嘲諷的笑容,哀不禁想起之前在學校柯南帶病來上課,之後一群人湊在一起在步美家組織學習會複習迎考,她和柯南面對面的位置以及每次一起順路回家的事實都大大加了她被傳染到感冒的幾率。
墻面上的時鐘指向下午2點。
博士帶著柯南一行人去了附近新營業的遊樂場,因為附贈的票數有限,灰原便主動宣布不參與此次活動在家看家的決定。
“行嗎?小哀?今天下午1點可是要停電的喲”,面對昨晚一臉嚴肅坐在電腦前敲擊鍵盤的灰原,博士認真地說道,“多出來的一張票我付賬不就行了嘛,小哀一人在家沒有暖氣的話會被凍的啦。”
“我呆在客廳就行,難得讓我清凈休息一下”,戴著工作眼鏡的哀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上飛快閃現的數字,“何況,我不想捲入什麽奇怪的案件。”
“喂喂……小哀……”,聞言的博士一臉尷尬,“和新一出去并不是每次都碰到案件的呀……”
“哎呀,我有說是工藤嗎?”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微笑,灰原利索地按了下回車鍵,帥氣地摘掉眼鏡,換了副狡黠的神態和阿笠博士說道,“博士最近真的是不善解人意呢,再不和年輕人們出去活動活動的話恐怕思維會更早的……”
“喂喂喂……小哀啊……”,一聽灰原又故伎重演,阿笠博士只得作罷,“算了,不勉強你了,偶爾一個人休息一下對小哀而言也不錯。”
“恩哼~”帶著一副勝利者的姿態,灰原哀從書架上取下一本書,“那么,請您早點休息,過晚休息的話會神經衰弱的哦~”
“……”轉身關門的博士一臉無辜的表情回頭看著灰原,隨後將門輕輕地合上。
“晚安……”與此同時,遲到的晚安被死死鎖在房內之後,灰原的屋子里恢復了寧靜,她就這樣獨開著檯燈翻著手中的小說直到天明。

“嘀嘀嘀……”自動體溫計的提示音劃破了客廳的寧靜。
38度7……果然中大偵探的招了呢……
望著手中的體溫計,灰原慢悠悠地將它收好放在茶几上,起身走向藥柜尋找退燒的藥物。但是,藥柜雖然是滿滿的,但找到的感冒藥物絲毫不能用。藥盒上的激光打印字碼清清楚楚地提醒著灰原此藥已過期半年。
於是,灰原又走向廚房,試圖喝熱水讓自己的身體暖和起來。
“咦?奇怪了……“站在椅子上的灰原望著燃不起火苗的天然氣,不禁皺起了眉,”今天連煤氣都停了嗎?“
沒有熱水,沒有藥,沒有暖氣。
更沒有在此刻能照顧自己的人。
灰原嘆了一口氣,默默地從房裡拿出一條毯子,隨後找出冰袋放在額頭,裹著毯子窩進了沙發。沒有暖氣的地下室房間過於濕冷,於是灰原選擇躺在了客廳的沙發里,至少這裡,還能享受一下難得的冬日午後陽光。
灰原閉著眼,細細感受著陽光透過眼皮潤澤瞳孔的溫度。
好久,沒有這樣體驗這溫暖的陽光了……
不知為何,哀突然翻身面向窗戶睜開了明眸。
好刺眼……
本能地扭頭繼續閉眸。
我果然不是適合生活在陽光下的生物呢……哀自嘲地想著,心頭泛起淡淡的憂傷,是何時開始,自己變得那么孤獨,那么怕冷呢?
爸爸,媽媽,還有姐姐……
腦海中猶如放電影一般,哀開始回想自己從國外回來后進入組織工作的點點滴滴。沒有窗戶的實驗室,透不進陽光,沒有新鮮空氣,更沒有人氣。手下工作的人員個個都冷漠著一張臉,冰冷的言語交流使整個實驗室的溫度降到了最低。
和姐姐偶爾的見面,也是在多方的監視下進行,這種被人監視的不安以及約束感使得自己愈發想疏遠人群。
“姐姐……”昏睡中灰原呢喃著思念不已的宮野明美,長長的睫毛瞬間被某種液體潤濕了。
堅強的少女,在此般無人之際的夢境里,悄悄落下了淚。

沒有暖氣,沒有熱水,沒有藥物,更沒有能依偎的肩膀……
一切,仿佛像是順理成章般地“沒有”。孤寂,落寞,寒冷以及病弱帶來的無力和酸痛將灰原延邊到了一個深色的角落。哀就這樣牢牢地縮緊自己的瘦小身軀,任額上的冰袋滑落在髮際后逐漸失去固態。
真的,好難受……

天色伴隨著灰原急促的呼吸聲,漸漸暗色下來。絮狀的雪片悄悄降臨在街道上,不知世俗的它們隨著天色的黯然愈飄愈多,伴著街上陸續亮起的街燈,跳著只屬於它們自己的華爾茲。
“恩……”灰原努力地抬起酸腫的眼皮,試圖看清周圍。
借著街燈投進室內的余光,她勉強看清了墻面上的時鐘。
7點50分。
自己已經昏睡了很久,但是身體狀況并不如人意。
胃,有點炙熱……
掀開蓋在身上留有餘溫的毯子,灰原想起身去開客廳的燈。可惜,剛離開沙發的她沒有走幾步就又癱倒在了地上。
“該死,頭好痛……”扶著這顆隨時都可能爆炸的腦袋,灰原皺著眉,“算了,等博士回來吧……”
語畢,她艱難地將自己挪到街燈投進室內的光暈里,靠著沙發角,拉下沙發上的毯子,目光停留在玄關處,蜷縮了起來。
街燈雖然昏暗,但此刻卻給病中的灰原,帶來了一絲希冀。
雖然這個世界上只留下了她一個人,但是,但是至少,她還有個不錯的遮風擋雨的地方,可以等著一群可愛的人兒歸來。
其實,自己還是留有那么點期待的……就像這微弱的街燈,在無盡的暗中照亮了一小片領域,一片自己最後想竭盡全力保護的絕對領域。
溫暖的液體不知怎的滲入了微微弧度上揚的嘴角,灰原知道,自己期待的,即將近了。


窗外的雪片逐漸凝成了片片雪花,它們優雅地自夜空飄落,依附在明凈的玻璃窗畔,隨著時間的推移,殘破殆盡,化為水滴,滴落成痕。
“啪——嗒——”乾脆的聲響驅走了室內的暗,低頻共振的中央暖氣開始運作驅走陰寒。
“小哀……我們回來啦~~~”阿笠博士愉地聲線貫穿房內,顯然,今天過得不錯。
“蛋糕,蛋糕,快切蛋糕!!!”身後傳來的是元太迫不及待的對美食的狂熱。
“元太,鞋子放歪了啊!”光彥無奈地望著元太興奮的背影指責道。
“灰原同學~~~”,甜甜的嗓音來自于步美,“我們回來了~”
“小哀,快出來吃蛋糕,小哀……”博士依舊大嗓門地呼喚著灰原。
“不出來我們就吃光光了喲~”猴急的元太爬上了餐桌,死死盯著阿笠博士手頭的巧克力慕斯蛋糕。
“啊,啊,科學家又在房間里鉆研到忘我了吧”,柯南邊自言自語邊走向地下室,“喂。灰原……”
洞察力極強的柯南猛然回頭,發現了茶几旁散落著的毯子。
“灰原!!!”
緊張的聲線瞬時將剛恢復點人氣的客廳再次扔回了寂靜。一群人順著柯南奔去的方向本能地也靠了過去。
“灰原,喂,灰原……”
“灰原同學,醒醒啊……”
“小哀,你怎么在這?小哀,醒醒啊……”
耳朵里亂哄哄的,好吵,但是,自己爲什麽卻很喜歡這般被吵醒的感覺呢?
慢慢的,灰原模糊的視野里印出了眾人焦急的面容。
“你們,回來了?”帶著淚痕的微笑,少女清冽的眼神第一次流露出了溫柔和期待。
“灰原……”帶著擔心的神色,步美用力地擁住哀,“你不要嚇唬我們啊……”
“小哀,你發燒了……”
“恩,是……”,望著眼前這個做事迷糊的老頭,此刻灰原也不忘拿他調侃一下,“博士,新發明呢?”
“什麽?”阿笠博士中招中。
“新發明啊……”,灰原支撐著神智繼續調侃博士,“你應該是發明了治療感冒的特效藥吧~”
“啊?啊?我哪有啊,小哀,你不會是燒壞了吧……”阿笠博士一臉驚恐,連忙伸手探試哀的熱度,“好燙……我去拿藥和體溫計……”
“不用了,博士……出去買或者直接去醫院更實際”,柯南老成地從沙發旁走過,無奈的眼神投向躺在地上帶著淚痕的灰原,“家裡藥都過期了,你不知道吧……”
“啊啊啊啊啊?什麽?在這緊要關頭?!”阿笠博士立即轉身取走桌上的車鑰匙,“柯南,你們安分點在家,我馬上回來……”
“灰原同學……”三個小傢伙跪坐在地上一臉同情。
“元太,幫忙把她扶進沙發吧……”柯南一邊提議一邊扶起坐在地上的灰原,“光彥去廚房看下電熱水瓶,弄些熱水,。”
“哦哦,好……”雀斑少年一臉正氣地跑向廚房。
“灰原同學……”步美一臉難過,她緊緊地挨著身體發燙的哀,粉撲撲的小臉貼著哀微紅的臉,像一隻尋求溫暖的小獸般依,“閉上眼睛再睡會吧,我們都陪著你呢~”
聽罷此言的灰原,滿足地閉上了眼睛,盡情享受源於身邊這個小女孩的溫暖。
“恩……謝謝……”
“啊,我去打電話回家,今晚住博士家陪灰原同學!”元太一如既往地衝動,他“噔噔噔”地離開沙發旁跑向座機。
“啊,我也要留下來,元太,你打快點啦……”步美也緊隨其後,興衝衝地跑向座機。
失去平衡的灰原努力克服了突如其來的失衡,她睜眼看著兩個吵鬧的小傢伙,淺淺地笑了。其實,像現在一樣,沒什麽不好。沒有血緣關係的人,依舊能有羈絆,依舊能有溫暖,不是嗎?
“喂……”,在一旁很久的柯南終於開口了,“遜死了……”
“還不是被大偵探你所賜……”灰原努力勻衡著呼吸,努力反駁到,“今天哪個兇手又被您逮到啦?”
“我是說你臉上的淚痕……”柯南不以為意地抽出在一旁的面紙,灰原本能地抬起手想伸出毛毯外去接,不料柯南已開始替她拭去臉上的淚痕。
灰原本能地閉上了眼睛,不自覺地扭頭。但柯南在此之前已結束了動作。
“一個人的時候想到自己的過去了吧。”
一針見血……灰原在心底不禁感嘆,但表面卻還在掩飾:“沒有啊……發高燒的話自然眼皮酸疼會流淚。”
“你絕對不是被這點病痛就能折磨到流淚的人哦~”柯南邊說邊在沙發邊坐下,“拿下這張面具吧!”
“還真直接呢,大偵探……”灰原頓色道。
“該笑就笑,該哭就哭,沒有人強迫你去做一個不是自己的自己。強掩的背後是無盡的脆弱,就像罪犯不斷掩飾自己的行徑,破綻就越多一樣。”
“哎呀,好榮幸,我今天成了江戶川抓到的罪犯呢。”
聽完灰原的諷刺,柯南無奈地咧嘴感嘆,這個女孩真的是一點都不可愛。嘛,算了,這個話題不要繼續下去了吧。“我去看下光彥那,先喝點熱水吧,看你那樣準是一天躺在這邊了吧。”
“binggo~”依然是那副無所謂的態度,灰原望著柯南即將離去的背影。
“那再等一下吧”,柯南回頭,忽然心生“歹念”,“喂——”
“恩?”
“沒人的時候哭一下沒什麽不好,哀也是有感情的人吧——”
“……恩”
“流淚并不是丟臉的事情……”留下最後的話,柯南手插褲腰袋獨自走開,將小小的空間再次留給生病的哀。
“喂,大偵探——”哀抵著頭,盡力掩飾著隱藏許久的脆弱,“謝謝你——”
“唔……”柯南輕輕發出一抹勝券在握的微笑,繼續朝前走著。
抬頭望向窗外,灰原滿足地看著窗外紛揚的雪花,聽著耳畔熱鬧的笑聲,此刻的她,真的好溫暖。
優雅而冰靈的雪花雖然有著寒冷的溫度,但一旦離開夜空的懷抱觸及地面,就注定被大地的溫暖而融化,化為一灘隱藏在美麗之後的柔水。
哀其實知道,淚眼里的世界才最美麗,如水晶般,不雜纖塵。用最真實的心去感觸這個并不溫暖的世界,在自己哭泣之後,才會發現,自己不過是在搜集一個還不曾失落的美麗。
門外車輛熄火的聲音傳進了屋內。
“呀呀呀,我回來了!”博士挪著憨憨的步伐走進客廳,“我還帶回了點外賣喲~”
“啊?有吃的,是什麽是什麽?”早就聞到香味的元太迅速接過博士手中的袋子。
“哇,鰻魚飯和紅豆羹,還有布丁耶~”
“給……”,柯南拿著一杯牛奶晃到哀的眼前。
“呀,謝謝,沒想到大偵探還真體貼呢!”
“灰原同學,你要吃鰻魚飯還是先吃紅豆羹?還是熱的喲~”
“紅豆羹。”
不一會兒,步美把外賣的紅豆羹端到了灰原面前,小心翼翼地用勺子喂著灰原。
“謝謝,我可以自己來……”
“不要,小哀現在是病人”,步美噘起了小嘴,“是病人就得聽話。”
“……好吧~”偶爾被這個小妮子照顧一回也不錯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永遠想變成大人去照顧著別人。
餐桌上,元太已然開始狼吞虎咽,這邊,光彥放下了電話,望向了坐在沙發上正在吃東西的灰原,安心地笑了。
雪,依舊在空中飄揚。
而在這邊,這個地球上并不起眼的小角落里,溫暖依舊。
如此簡單,如此般溫暖。

------- 僅以此文
贈予同樣給予他人溫暖的你,尼蘭優
 小文藝小心情 コメント(1)
コメント
----

看了滴子的文的长度后…感叹自己那17个字外加4个字母真是简短有力到掷地有声啊!(喂你够了
=D=其实吐槽点不是脸的长度而是胸的尺寸吧……
by: 小正 * 2009/12/14 09:41 * URL [ 編集] | page top↑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→http://jiegenghua.blog76.fc2.com/tb.php/20-d7ff0fe3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